阅读导航

  • 前言

  • 一代枭雄辞世

  • 豪二代的早年

  • 噩梦成真

  •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 天之骄子和天价婚约

  • 良师益友保驾护航

  • 皇冠风波


前言


他在38岁便继承72亿澳币家产,随后弃文从武进军博彩市场。在遭受事业与婚姻失败的双重打击之后,他几近奔溃。如今再次站在人生岔路口的他能否再次卷土重来?


澳洲财经见闻(AFN)今天带您走进澳大利亚一代传奇人物传媒大亨凯利帕克之子,詹姆斯帕克的戏剧化人生。


1

一代枭雄辞世


2005年12月25日圣诞节当天,身处海外的亿万富豪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接到了父亲的一个电话。向来严格苛刻的凯利帕克(Kerry Packer)对儿子说了一番他从未听过的话。


据詹姆斯(小帕克)回忆,当时这位以暴脾气著称的老头子语气格外亲切,他对儿子说:“我希望你知道,我不希望你以后的路一定要顺着我的走。我希望你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我以你为傲。”


这是凯利帕克健康状况持续恶化的第12个年头,而这次也成为了这位澳洲传媒大亨与独子的最后一次通话。24小时后,凯利帕克因肾衰竭死于家中。


这位一代枭雄犹如皇冠赌场门前的喷火台射出的一道绚丽而刺眼的火焰,最终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人群的惋惜声和谩骂声中。


2006年2月17日,包括时任澳洲总理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在内的各界名流出席了凯利帕克在悉尼歌剧院举行的葬礼。如此高规格的葬礼也使帕克家族饱受各界争议。


2

豪二代的早年


父亲的辞世对小帕克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这位身高2米的大汉从来没有受到外界的看好。也许就像父亲生前对他的评价一样“你不是读书的料,放牛去吧”,小帕克也一直生活在父亲巨人般的阴影下。



据小帕克回忆,仅在高中毕业后,自己就被父亲送到澳洲北领(Northern Territory)的巨型家族农场,开始接受成为帕克家族接班人的修行。一年之后,他又被送到伦敦的NM罗斯柴尔德投资银行(NM Rothschild Investment Bank)实习。


凯利对儿子的用心良苦可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1994年,年仅27岁的小帕克已经成为了澳大利亚联合出版社(Australian Consolidated Press)的首席执行官(CEO)并身兼九号电视网(Nine Network)主管一职。


4年后,他被父亲任命为澳大利亚出版及广播公司(Publishing and Broadcasting Ltd)的执行主席。该公司正是老帕克倾其一生打造的传媒帝国,同时也是澳大利亚联合出版社及九号电视网的母公司。


可惜多年的栽培并没有让这位含着钻石钥匙出生的“皇太子”成为干练的商场精英,反而一路被诸多媒体称为“傻大个儿、爸爸的大宝宝儿、甚至是扶不起的阿斗”。


无论是心生妒忌还是忠言逆耳,这些刺耳的画外音也在2001年不幸成真。

 


3

噩梦成真


2001年5月30日,小帕克与世界最大跨国媒体集团行政总裁兼最大股东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之子拉科兰默多克(Lachlan Murdoch)合资创办的OneTel电信公司正式宣布破产。


两位世界级公子哥共计损失10亿澳币(经通胀调整折合14.9亿)。


这家仅仅存活了6年便夭折的电信公司曾号称全澳第四大,并面向年轻人群体提供移动通信、廉价座机以及互联网服务。这点不难从OneTel的卡通形象大使身上看出。


对于来自传媒世家的小帕克和拉科兰来说,电子通信行业与传统传媒行业是有距离的。有人认为二人冒然进军新领域是用钱包一拍脑袋想出来的,也有人认为是另有其人在利用他们的年轻气盛并打算从中获益。


乔迪里奇(Jodee Rich)和布拉德齐林(Brad Keeling)正是OneTel电信公司创始人。


乔迪与布拉德都有丰富的商业经验,特别是在美国出生的乔迪经历过1995年的互联网泡沫始末,对于通信科技行业了若指掌。在这两位武装到牙齿的老江湖面前,两位腰缠万贯的公子哥简直就是香气四溢的大肥肉。


不顾父亲劝阻的二人最终如愿以偿注资OneTel,并成为了该公司的非执行董事。两年后,位于悉尼的澳洲证交所里响起了悦耳的钟声,OneTel成功挂牌上市。


OneTel在报得盈利不久后忽然开始疯狂扩张,在全澳各地重金购买执照。


据报道,仅在98年,该公司就花费2.8亿澳币(经通胀调整折合4.2亿)购买执照。果然,好景不长,在1999-2000财年,OneTel转盈为亏,账面赤字达到3亿澳币(经通胀调整折合4.6亿)。


老帕克看着再次来要钱的乔迪说:“你的上一家公司(Imagineering)就是这么完蛋的,这次也会一样!”


2001年2月,也就是OneTel破产前3个月,乔迪和布拉德分别出售了自己手中的所有股份进行套现。更令人惊讶的是,在破产前夕,二人还分别继续领取了56万澳币年薪以及690万澳币奖金(经通胀调整分别折合83万和1,028万)。


同年6月,OneTel进入破产清算程序,1,400名员工被辞退。全澳第四大电信公司就此告终。


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自认为瞒天过海的乔迪与布拉德并没能如愿以偿地远走高飞,而是开始了漫长的官司生涯。据外界猜测,帕克家族与默多克家族开始利用各种强大的关系网对二人进行报复。


2003年3月,面对澳大利亚证券投资委员会(ASIC)长达两年的起诉,布拉德齐林终于承认管理失职,并同意支付9,200万澳币的赔偿金。


至此,OneTel风波告一段落。当被问及父亲对于小帕克此次投资失败的态度时,小帕克回忆道:父亲有时说“老子早XX就告诉过你会这样!”、有时说“这事儿不能这么干”、还有脾气上来的时候就是劈头盖脸的斥责。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位既令他恐惧又让他依赖的父亲会在2年后离开人世。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从此开始。

 

4

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变重了的不仅是小帕克的钱包,还有他的体重。从父亲手上得到的72.5亿资产(折合约为今日96.8亿)并没有给小帕克带来长久的快乐。反而,来自各类媒体的聚光灯让这位“人傻钱多”的豪二代整日郁郁寡欢。


但是小帕克记得父亲临终前的嘱咐,所以他索性在2006-2007年将父亲一手创造的传媒帝国股份以40亿出售,转战博彩行业,成为皇冠集团(Crown Resorts)最大股东。而在幕后,小帕克的精神健康状况却日益恶化。


为了不成为媒体口中的“帕克家族传奇终结者”,他开始进军各类行业,包括在美国好莱坞投资RatPac制片公司以及传闻与著名影星汤姆克鲁斯(Tom Cruise)一起涉足山达基教会(Scientology)。前者因合伙人性侵丑闻而告终,后者也杳无音信。


2013年,身为三个孩子父亲的小帕克与名媛出身的艾丽卡巴克斯特(Erica Baxter)宣布离婚。事业与婚姻双双受挫无疑使小帕克的处境雪上加霜。据澳洲7号电视网络报道(Seven Network),在情绪失控时,小帕克经常会躲在淋浴房里掩面哭泣长达40分钟,并且每天需要喝一整瓶威士忌来消愁。


用7号电视网络主席凯利斯多克斯(Kerry Stokes)的话说,小帕克就像“一只受伤的鸟躺在森林里,嗅到了血腥味的各种掠食者就开始慢慢靠近(都想要分上一块肉)”。


“掠食者”之一正是大名鼎鼎的美国当红歌星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

 

5

天之骄子和天价婚约

 

小帕克与玛利亚开始交往的消息迅速占领了各类媒体的主页,而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正是人称“美国歌后”的玛利亚的奢靡生活。


据《财富的代价》一书中小帕克口述记载:


玛利亚与小帕克从洛杉矶飞往纽约时,玛利亚的两只宠物狗都分别乘坐了头等舱的单独座位。


当两人不在一起时,小帕克每个月都会花费至少100,000美金购买珍贵鲜花并请专人送给玛利亚。而玛利亚则需要2名专职按摩师与20个加湿器的帮助才能睡上一觉。


更令人吃惊的是小帕克被要求到玛利亚叔叔在纽约45大道的珠宝店购买了一颗35克拉的订婚钻戒,价值1320万澳币。不久之后,小帕克就向玛利亚求婚。


而这一切并没有满足掠食者的食欲,饥饿的野兽继续进攻。玛利亚要求在婚后每年获得600万澳币的生活费,并且位于墨尔本和佩斯的两家皇冠赌场中只允许24小时滚动播出自己的专辑。


就在小帕克准备签字时,另一个人出现了。

 


6

“良师益友”保驾护航

 


凯利斯多克斯,另一位澳洲传媒界的亿万富豪,建议小帕克到以色列修养几天。这位7号电视网络主席与老帕克和默多克既是竞争对手,又是惺惺相惜的老友。与二者不同的是,凯利是白手起家的草根阶级,甚至曾经做过电视机安装工。


为人正派的凯利早已识破了玛利亚的计谋,他唾弃这种不劳而获又趁虚而入的行为。所以老道的他借着以小帕克静养为由,打断了两人干柴烈火般的热恋。在小帕克到达以色列后,凯利又谎称私人飞机故障,让小帕克的机组人员暂时放假,这样一来,小帕克就无法离开以色列。


而在悉尼,老谋深算的凯利也设法将小帕克的私人游艇从港口调离。这艘价值5,000万澳币的海马号(Seahorse)游艇正是准备用来举办这场天价婚礼的地点。


得知婚礼场地消失在茫茫大海中的玛利亚暴跳如雷,公开谴责凯利“绑架了”小帕克。而这场闹剧也就此收场。

 

7

皇冠风波

 

逃离虎口的小帕克惊魂未定,却又迎来了“惊喜”。2017年,16名皇冠赌场员工因涉嫌“推广赌博活动”在上海被捕。这一消息瞬间在澳洲掀起轩然大波,皇冠公司股价也应声下挫。


此前,皇冠赌场就深陷涉嫌参与跨国黑帮洗钱案。经此一劫,更是雪上加霜。


所幸,小帕克在这场风波前不久,因为精神健康状况恶化,而辞去了皇冠公司执行主席的职务。不久后,他相继辞去各类控股公司的职业,转到幕后。


而今年8月,小帕克与澳门赌王之子何猷龙对于皇冠赌场的股权交易又受到澳洲监管部门的调查而搁浅。

 

END


据福布斯排行榜(Forbes)统计显示,如今52岁的小帕克身价约为44亿澳币,与父亲留下的96.8亿(经通胀调整)相比,已缩水55%。


也许早年顺风顺水的人生注定要经历大风大浪,而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背负家族盛名乘风破浪。高处不胜寒也许就是财富的代价。


当再度被问起父亲时,小帕克哽咽地说:“父亲是一个真XX伟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