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Start Allowance是澳洲就业福利之一,中文可以称为“失业救济金”,在澳洲,凡是暂时失去工作或者正在找工作的人,只要证明自己依然愿意工作,具有工作能力,没有参加任何工商业活动,年龄在22-64岁,就可以向澳洲社会福利局申请领取这份澳洲失业救济金。


如今,Newstart受助者在堪培拉呼吁对这一体系进行全面改革,他们表示,就算受助,他们仍要苦苦维持生计。 


昆州的Imogen Bunting和来自墨尔本的Monika Thomas均表示,她们每天的生活费连40元都不到。 


“Newstart,一些人也把它叫做no start——我认为相当准确。按实际价值计算,这一补贴在过去25年里没有任何增长。” 


她打扫卫生,每周收入为400元,找工津贴每周50元,但Imogen表示,这根本不够,她不得不住在仓库和她的车里。 


她说,“或者只能做沙发客,要租房的话,我不能保证我能付得起房租,所以我只能寄希望于别人慷慨解囊或住在我的车里。”


Monika说,她和她的丈夫只能选择要么不吃药要么不吃东西,才能依靠找工津贴生存下去。 


“所以有时候,饭点的时候,我们只能喝些咖啡,但很多时候,一个人只能吃方便面。” 


来自澳大利亚社会服务委员会(ACOSS)的Charmaine Crowe说,目前找工津贴的补助完全不够。


她说,“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我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人们没有基本保障,因为他们无法依靠找工津贴生存。” 


ACOSS和其他福利组织呼吁联邦政府将基本补贴调涨75元/周,以帮助人们维持生计。 


包括Imogen Bunting在内的找工津贴受助人,这些团体昨日已在堪培拉与政界人士会面,就这项补贴进行讨论。 


政府表示,这项计划将在四年内耗资125亿元。